你要去哪里?在线教育
发布时间:2014-09-15  浏览次数:

下一个爱因斯坦还是来自于一个全日制的寄宿大学

在线教育可以让数百万人接受教育。但是,它很难成为大学的替代品

在线教育平台Coursera的CEO、耶鲁大学前校长理查德·莱文(Richard C. Levin)谈在线教育与传统课堂的区别与发展。

经营一座实体大学和经营Coursera之间有什么区别?

耶鲁拥有来自不同专业大约12000名员工,但Coursera只有大约100人。耶鲁拥有大约每年30亿美元的预算,作为一家初创企业,Coursera没有那么庞大的预算。管理Coursera相对不那么复杂。这意味着你可以向着一个目标工作,那就是为全世界所有人都提供免费的教育。相对于耶鲁,我们更为专注和严整。耶鲁的地位不可能一夜之间消失,但谁又知道未来在线教育会如何进化呢?所以,我们也有很多挑战。

Coursera一直在对用户的学习数据进行搜集和分析。那么,数据将如何帮助我们的教育达到目的?

举个例子吧。我们可以通过数据来识别考试当中什么问题是好的,什么问题是不好的。一般来说,我们会认为考试正确率为90%的学生比正确率为50%的学生要好。但是,有一些特定的问题,那些正确率为90%的学生做对的概率,反倒没有那些正确率为50%的大。这样的问题就需要调整。你只有一个足够大的样本容量,有足够多的数据,才能发现这些问题,并有自信做出相关判断。

目前中国有一种说法,认为Coursera这样的在线教育平台最后会对传统课堂造成冲击,您怎么看?

我们所做的是非常美好的事情,可以让数百万人接受教育。但是,它很难成为大学的替代品。教授对于学习的喜爱、他们所代表的价值观,对你来说都是很大的激励。还有你的同学们,从十几岁一直陪伴你到成年。这些都将是在线教育所无法复制的体验。

Coursera上的课程都会根据线上要求进行重新设计,这是为什么?

在电影刚刚问世的时候,有人会想把剧场里的演出直接录下来再播放,但是这样做的效果其实并不好。当媒介发生改变的时候,你讲授的形式也必然随之改变。当耶鲁推出自己的公开课时,我们最初只是在讲堂后面放置摄像机,但这并不是最有效的体验。所以,我们的老师开始学着对着摄像头讲课。我们的MOOC(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)还有一个指导视频告诉老师们应该怎么去做。学生会发现仿佛老师只是在为自己一个人讲课。他们之间会拥有一种非常亲密的联系。

MOOC会像耶鲁一样培养出诸多伟大人物吗?

我们不是大学的直接竞争者,而是让大学可以接触到前所未有的受众。目前,全世界有大约1.3亿—1.5亿人正在上大学,但同时全世界识字的成年人有30亿之多。我们有可能触及的人是传统大学的20倍、30倍、40倍。所以,这是有机会的。可能,下一个爱因斯坦还是来自于一个全日制的寄宿大学,但这并不意味着Coursera就不会对此有贡献。很多人都来到Coursera,而我们给他们人生机遇。

中国的大学教育有什么需要做出改变的地方?

我在耶鲁期间,和中国的大学有过多次交流。我感觉,就教育质量来说,有两点值得关心。

第一个是课程,与美国大学生入学后可以先不选择专业不同,中国的大学生在入学之初就要选择一个特定的专业,但是学生需要有多个学科领域的知识和更广阔的视野,只有这样,他们才会成为更好的领导者和创新者,而不是某一个狭窄领域的专业人士。现在,中国的大学正在尝试着向美国方向努力,并取得了很大进步。比如引入通识教育,允许第二年修改专业或者允许一开始不选择特定专业。另外一个就是教育的模式。在中国的教育制度中,可能有点夸张,但学生们更多地是被动的接收者,没有很多互动。学生们或许会在私下议论,但不会在课堂上提出质疑。然而,课堂上的互相质疑和讨论是美国课堂的基本。很多学校也想朝这个方向努力,但这个方面的进度较慢。


版权所有:重庆医科大学 / 地址:重庆市渝中区医学院路1号 / 邮政编码:400016